dafa.cc亚洲888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.dafa888.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兽性的证明

兽性的证明

时间:2017-06-30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1、拔拳相助
  
  李亮是《南江日报》法制部的首席记者。别看他个头不高,年纪不大,那一支生花妙笔却将一篇篇法制新闻写得豪气冲天,让读过的人忍不住拍案叫绝。今年年初,广州一家大报举办全国法制新闻大奖赛,李亮一篇《把酒问苍天》的通讯获得了读者和评委的一致好评,摘取了桂冠。前不久,隆重的颁奖大会在广州召开,获奖记者们游览了广州的名胜古迹,又去香港领略了现代都市风光。眼看第二天就要返程了,组委会决定自由活动一天,让记者们轻松轻松。
  
  几天来的组织活动的确也让李亮腻烦。一听有这么个机会,他心里就别提有多兴奋了。这天一大早,李亮就背着装有相机和采访本的工作袋走出了宾馆。步随兴至,他坐车走路走路坐车,优哉游哉,不知不觉一个人来到了滨江路的珠江边。路经一家大排挡时,李亮突然感觉屁股后面的口袋像是被人给动了一下。还没等李亮回头,前边猛然响起一声大喝:“狗胆包天,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行窃!”话音没落,一位30出头的青年已是怒目圆睁,不要命地冲了过来。李亮后面果然呈品字形站着3个小偷,个个贼眉鼠眼,真是一副贼相。已经从他后袋中将钱包掏出来了的小偷就站在李亮跟前,距他还不到一米。
  
  3个小偷一点也不惊慌,狞笑着从腰间各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尖刀。掏包的家伙举着刀子,还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“战利品”,对着冲上来的青年嘲笑道:“哥们,他的包与你有什么关系?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?”
  
  大排挡那儿坐着的食客一个个吓得面容失色。
  
  青年却面无惧色,又是一声大吼:“老子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说着,他顺势抓起大排挡的一把塑料椅子,朝着掏包的家伙就挥了过去。掏包的家伙哪里见过这样玩命的人,赶忙将包扔在地上,急忙和他的同伴跑了。
  
  这简直是个难得的抓拍题材。出于职业的敏感,李亮顾不上拾包,急忙从工作袋中摸出相机。没等他举起,青年却回过身来,顺势一捞,早已将他的相机抢在了手中:“不准拍!”
  
  李亮赶忙亮出自己的记者身份。青年一脸阴沉,将相机递还给李亮,并且一再言明,李亮要是拍照,他就要砸了他的相机。李亮无奈,只好收起相机,弯腰拾起钱包,转而想邀请青年一块喝上两杯,却发现这个有点怪异的青年已经大踏步朝前走去。李亮赶紧追上去:“兄弟,听口音你好像也是南江人?”
  
  青年不悦地盯着他:“这有什么关系?”
  
  李亮很友好地笑着:“我是《南江日报》的李亮,你是?”
  
  青年沉默了一会,语气有所缓和:“你……就是李亮?”
  
  李亮点点头,从袋里摸出一张名片:“日后回了家,欢迎来我家作客。”
  
  青年依旧面色阴沉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  
  陌生的家乡青年在他乡见义勇为,一直让李亮非常兴奋,第二天坐上了返程的飞机,他脑海里还在回想着这动人心弦的一幕。但他没有想到,一回到家里,一桩震惊南江的大命案却让他陷入了深深的迷惘。2、红色通缉
  
  李亮妻子是《南江日报》印刷厂的胶印工。李亮双脚一踏进家,香喷喷的饭菜已经摆上了桌子。才3岁的儿子放在奶奶家没有回来,李亮一进屋就搂着妻子好好地亲了一下。妻子装着嗔怒的样子打了他一拳:“澡都没洗,一身的酸臭。赶紧吃饭吧,回头去看儿子。”李亮做了个鬼脸,刚刚坐到桌边端起碗来,妻子却笑着要他乘着吃饭的功夫说说外面的奇闻趣事。李亮敲敲碗沿:“老规矩,你先谈谈家里的情况。”
  
  妻子想了想:“家里很平静呀……哦,大前天吧……对了,就是3号那天,南江毛巾厂出了件震惊全市的杀人案……”李亮一震:“怎么回事?”妻子起身从卧室里拿了张纸出来:“这是公安局在我们那儿印的通缉令,毛巾厂的机修工肖进海将他老婆打死了!”李亮接过通缉令一看照片,两眼立时瞪得溜圆。这肖进海好面熟呀,好像在哪儿见过?妻子看他出神的样子,紧着追问:“这人你认识?”李亮突然大叫起来:“对,是他,就是他!昨天他还在广州帮助过我。”妻子大惑不解:“真的?”
  
  李亮饭也顾不上吃了,将碗筷往边上一推,一五一十将碰上了肖进海的经过说了一遍。最后,他站起身来对妻子说:“妈那儿我不去了,我得赶紧去一趟公安局,将这个线索告诉他们。”
  
  李亮出了家门,赶紧拦了辆的士,急急朝公安局驶去。已是傍晚时分,公安局早已经下班了。李亮是专写法制新闻的,跟公安局的干警个个混得很熟,尤其是刑侦大队长路大明同他简直亲如兄弟。李亮进了公安局大院,径直去了路大明家。路大明一家正在吃晚饭,一见李亮来了,路大明赶紧站起身来:“嘿,李亮,回来得这么快呀,这一回去广州又有些什么收获?”李亮顾不上回答,扯了路大明的衣袖就往卧室里走,弄得路大明连碗都端在手里。一进卧室,李亮还反手将门关上了。见李亮如此紧张兮兮,路大明莫名其妙地瞪大了眼睛:“你这是搞什么鬼呀?”李亮肃了脸色:“路队,你们通缉的肖进海,我在广州碰上了!”路大明禁不住兴奋起来:“你没看错?”李亮点了点头。路大明饭也顾不上吃了,连忙将碗往书桌上一放:“走,去办公室说说情况。”
  
  进了办公室,路大明又叫来了一位女警察做记录,然后催李亮详细谈谈碰上肖进海的经过。李亮将昨天清晨自己一个人出门,在滨江大道遇上扒手,多亏肖进海拔拳相助的情况又说了一遍。路大明高兴得一拍桌子:“李亮,你谈的情况非常重要,我马上通知南下追捕的小分队,让他们高度注意滨江路一带。”说着,路大明立即拨通了小分队的手机。等路大明打过电话,李亮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:“我说路队,这肖进海打死他老婆究竟是怎么回事?凭昨天他见义勇为的表现,我认为他有很强的正义感,不大可能下手杀人。”
  
  路大明拍拍李亮的肩,拉着他一同坐了下来。
  
  原来,10月3日这天清早,刑侦大队接到报案,说南江毛巾厂的方小雅被人打死在屋里,其丈夫肖进海却突然去向不明。案情就是命令!路大明急如雷火,立即带人去了南江毛巾厂。屋里挤满了人,现场已经被破坏了。被打死的方小雅躺在客厅的地板上,后脑勺破了条一寸多长的血口子,白色的脑浆混合在满地的污血当中,死状惨不忍睹。尤其令人发指的是,凶犯还极其残忍地用硫酸毁坏了死者的脸容。据现场勘察,方小雅大约死于凌晨的2点到5点之间,刑侦队将其命名为“10·3惨案”。回到队里,路大明立即向局和省厅作了汇报,并按南、北和大西北3个地理方位迅速派出了3支抓捕小分队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