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.cc亚洲888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.dafa888.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刺杀

刺杀

时间:2017-07-3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1
  
  1940年4月19日,夜。
  
  从南京开往上海的火车在哐啷哐啷地奔驰,窗外一片漆黑,车厢顶部昏暗的灯光一闪一闪的,像瞌睡人的眼。六号车厢里,不少旅客已经疲倦,开始打瞌睡。
  
  靠车厢尾部的座位上,并排坐着三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。三个人都闭着眼睛,不过他们是似睡非睡。看打扮,这三个人像公司里的小职员。其实,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上海锄奸队队员。中间那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是队长李东方,左右两旁的年轻人是队员尹浩、谢骁。
  
  “你们两个待在这里,我去看下。”李东方说完,偷偷地把枪塞给尹浩,起身朝贵宾车厢走去。
  
  李东方走得很慢,他一边走,一边想着怎么进贵宾车厢。经过四号车厢的时候,他顺手摸了个茶杯拿在手里。二号车厢和贵宾车厢连着,不过,中间的门紧锁着,无法通行。
  
  两节车厢之间没有灯光,显得很暗。为了便于观察,李东方干脆把二号车厢门关上,让自己完全处在黑暗之中。这下,他可以透过贵宾车厢的车门玻璃,窥探里面的情况。
  
  贵宾车厢就是贵宾车厢,地上铺着红地毯,座位全是宽大的软沙发。里面大约二十个人,坐在车厢中间位置的旅客中有个四十出头的男子。这个男子是日本特使川养和一,他奉日本军方命令,前往上海,欲与汪精卫密谈建立伪南京国民政府的具体事宜。李东方他们的任务,就是除掉川养和一,不让他和汪精卫见面。
  
  在川养和一的对面,坐着一个熟睡的女人,看样子是他的情妇。四个保镖分成两组,坐在左右靠窗的座位。除此之外,贵宾车厢里还有四个日本宪兵,四个乘警。
  
  戒备如此森严,如何动手?硬闯进去不但成不了事,还得搭上性命。李东方低下头,焦虑地想着。
  
  “不许动!”突然,车厢门开了,一把手枪抵在李东方的头部。“你是什么人?想干什么?”
  
  李东方惊了一下,抬头看时,见是一个光头乘警,忙装作痛苦的样子说:“晕车,晕得厉害,想找个地方吐,吐……”
  
  光头乘警用手电照了照地上,没看到什么。
  
  “吐不出来,吐不出来,”李东方扬了扬手中的茶缸,“想到贵宾车厢弄点开水,弄点开水。”
  
  “站起来!”光头乘警踢了一脚,“背过身去,让我检查一下。”
  
  李东方站起身来,抬起双手,任他检查。光头乘警在他身上搜了一通,没搜到什么,便说:“滚!”
  
  回到座位,李东方悄声地和同伴交流了一下情况。看来,硬闯不行,只可智取。可是,怎么智取呢?这时,行李架上的一捆绳索散了,一头落下来,在李东方他们的眼前晃来晃去。
  
  “他娘的,哪里来的催命绳?”谢骁骂了一句,起身把绳索收好,免得烦人。
  
  行李架上有好几捆绳索,绳索有大拇指粗,每捆估计有三四十米。“有了!”忽地,李东方有了主意,把想法和他们说了一下。尹浩和谢骁听了,连连点头,说是好主意。
  
  2
  
  等旅客全部熟睡后,三個人各背一捆绳索,悄悄爬上车顶。稍微观察了一下,李东方安排好任务,摸向贵宾车厢。火车快速运行,大风吹得人有些站不稳。三个人猫着腰,艰难地朝目标车厢摸去。很快,他们摸到了贵宾车厢顶。三个人分头摸了摸车厢顶部,发现到处是光秃秃的,根本没地方固定绳索。怎么办?
  
  情急之下,谢骁说:“我来当固定点,把你们两个拴住,挂在车顶两旁。”
  
  “呜——”火车一声长鸣。原来,火车要通过一座隧道。过了这个隧道,就将进入上海地界。如果还不行动,就来不及了。思考了一下,觉得谢骁的主意有可行性,李东方果断地说:“好,谢骁当固定点,我和尹浩分两边下去。”
  
  于是,三个人分头动手,把绳索捆好。谢骁的腰上拴着两根绳索,他深深呼出一口气,鼓了鼓劲,一手揪住一根绳索,做好抗拉扯准备。
  
  “行动!”一声招呼,李东方、尹浩从左右两边车顶,慢慢地摸下去。李东方双手持枪,避开亮灯的窗口,悄悄下滑,很快落到与车内乘客视线平行的位置。他注意到,对面窗外,尹浩也落到了合适位置。
  
  靠窗坐的就是那个光头乘警,李东方距离他不到两尺,一枪过去,那家伙肯定没活路。不过,他的首要目标不是光头乘警。李东方移动枪,瞄准了熟睡着的川养和一。忽地,光头乘警惊了一下,他睁开眼睛。这一看,他马上看到了挂在窗口的李东方,随即大叫起来:“有刺——”
  
  “砰!砰!”那个“客”字还没叫完,光头乘警便瘫在地上。顿时,车里一片惊呼,慌成一团。保镖们、宪兵们都拔出了枪,可没搞清楚袭击来自哪里,只急得团团转。川养和一马上想到自己是被刺杀对象,他一把拽过那个女人,把她作为挡箭牌。见此情景,李东方犹豫着,不敢开枪。
  
  就在这时,尹浩抬起枪,砰砰几枪。川养和一的背部中枪,他倒在血泊之中。发觉攻击来自右边窗口,保镖们马上朝那边一阵猛射。见任务完成,李东方急忙发出撤退信号。接到指令的谢骁拼命拉扯绳索。很快,李东方奋力爬到了车顶,和谢骁合力拉扯尹浩。可是,尹浩似乎失去了配合的能力,怎么拉也拉不动。
  
  尹浩已经死了!李东方猛地明白过来,急忙朝绳索就是一枪。绳索断开,谢骁往后一倒,倒在车顶上。“砰砰——”车厢里有人朝车顶开枪。没等谢骁站起来,他也倒在血泊之中。
  
  李东方不敢停留,急忙朝火车车尾奔跑。很快,车里的武装人员爬上车顶,一边开枪,一边追赶。奔跑中,李东方感觉肩头一麻,他知道自己中弹了。他急忙蹲下身子,一看前面,有两个日本宪兵堵在前头。前后都有敌人,自己又受伤了,怎么办?李东方一边左右开枪,阻止敌人靠近,一边想法子。
  
  火车开始减速,准备进城。铁路一旁,电话线柱子一根接着一根闪过。李东方顿时有了主意。他急忙把绳头扎成一个活套,那根绳索还捆在他的腰间,其他部分全绕在手臂上。然后,他把手使劲一挥,绳索散开,绳套恰好套在一根电话线杆上。没等日本宪兵明白过来,他已经揪住绳索,腾空飞起。
  
  3
  
  中午时分,大上海愚园路的何公馆张灯结彩,热闹非凡。为庆祝女儿紫兰十八岁生日,大丰银行行长何文华置办酒席,宴请亲朋好友。
  
  喝得正欢的时候,一帮人冲进来。为首的叫吴四宝,他是76号特务机关的头号杀手。我没邀请他,他怎么来了?何文华很是诧异,急忙迎上去,说:“吴队长日理万机,今儿个怎么有时间来凑这样的热闹?”
  
  吴四宝瞅了瞅何紫兰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何行长,今儿个我还真没时间来凑这个热闹。昨天晚上,大日本帝国的特使被抗日分子刺杀,鄙人奉命前来搜捕凶手。”
  
  何文华冷笑一声,说:“吴队长,这样的玩笑可开不得。”
  
  吴四宝说:“是不是开玩笑,得等下才能下结论,给我搜。”说完,他把手一挥,命令特务们动手。
  
  “慢!”何文华一声断喝,“何公馆虽说地方小,可好歹也是上海的一块地,你吴四宝说搜就可以搜?”
  
  吴四宝抽出枪,挥了挥手,说:“在上海滩,除了皇军的地盘,还没有我不能搜的地方。何行长,你要是敢抗拒,就等同于抗日分子,别怪我翻脸无情。”
  
  何文华附到吴四宝耳旁,说:“周主任正在向我提亲,你不至于连他的面子也不给吧。”
  
  周主任就是周佛海,他是76号特务机关的头子。他是个色鬼,见何紫兰漂亮,便想打她的主意。这个情况,早在特务机关传开了。见何文华抬出他,吴四宝不敢放肆。他邪恶地看了看何紫兰,说:“何行长,那我就等着喝周主任的喜酒。”说完,他带着特务们,悻悻而去。
  
  见特务们走了,何文华松了口气,招呼大伙继续吃喝。紫兰已经没心思坐了,她悄悄地离开席位,溜进了后院。后院是何文华开会议事的地方,平日里不许人随便进去。“父亲他们正在喝酒,管不着我了!”想到这,紫兰一阵高兴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