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.cc亚洲888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.dafa888.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温泉庄里神仙局

温泉庄里神仙局

时间:2017-08-05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1。300万的金刀要抽奖
  
  雪城外有一座金刀峰,金刀峰上有一座断崖,三面凌空,跟主峰仅由一座小桥相连。断崖上有座温泉山庄,名叫“金刀温泉”。传说当年努尔哈赤统一各部后在此横刀立马,一刀斩破石头,竟从石头缝里喷出一股热流来,峰与温泉都因此而得名。
  
  传说再动听,但当年泡温泉却不怎么流行,据说此前老板把山庄交给大女儿经营,弄得差点关张,他一气之下将大女儿逐出家门。好在小儿子是个经营奇才,才让温泉山庄起死回生,一路发展,成为了如今的热门旅游景点。此时正有一行四人慕名前往山庄,只可惜道路崎岖,人车皆不可通行,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马。
  
  四人是在一个驴友论坛里认识的。此行队里有两个女生,叫陆双的那个比较娇气,一听说要骑马,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,两个男生李龙和郑鹏程好说歹说才把她劝上马。叫程爽的姑娘倒是挺能吃苦,一路冒雪而行,半句抱怨也没有。不过也是,这次出行还是由她牵头组织的。一行人跋涉许久,终于到达了目的地。
  
  老板李可早就恭候多时了。他就是故事里的小儿子,只是看上去瘦弱清秀,还留着条洋气的小辫,半点看不出“经营奇才”的样子。一行四人交钱办了入住手续,正准备进房,李可突然叫道:“等一等,还有事情没有办完。”
  
  鄭鹏程打趣问道:“还有什么事,难道差你钱了?”
  
  李可却笑道:“不是差我钱,而是我要给你们送钱。”
  
  原来今年正值金刀温泉10周年大庆,温泉山庄面向来消费的顾客搞了一次大抽奖。大奖便是此店的镇店之宝——传说中努尔哈赤的佩刀。
  
  李可给了每人两个小球,让大家各自写上同样的数字编号,一个放进抽奖箱里,一个留在手上。等到奖开出的那日,便能凭借手里的小球领奖。
  
  弄完之后,程爽又问道:“谁抽奖?要是你这老板抽,抽给自己人,我可信不过。”
  
  李可却拍胸脯保证:“你不信我金刀温泉山庄可以,难道还不信我李氏旅游集团?抽奖当天,著名旅行家王斌先生会亲临现场担任抽奖嘉宾。你就放心吧。”李氏集团全国排名第三,以诚信闻名,金刀温泉正是其名下产业。王斌也是业内响当当的人物,程爽便没再说什么。
  
  一行四人又把目光落在了大厅橱窗里的那把刀上。陆双不以为意说道:“不就一把破刀嘛,也不知真的假的,能值几个钱?”
  
  李龙却正色道:“那斩温泉的传说或许有假,但这刀山庄开业时请专家验过,如假包换的真货。”
  
  “是啊,去年有寻宝节目估过价,至少得300万。”程爽也补充道。
  
  众人面面相觑,都为这天价的刀倒抽了一口凉气。郑鹏程开玩笑道:“这300万要是能归我就好了。”陆双更是没心没肺:“300万,让我拿刀杀人都行啊。”
  
  这话说得有点过头,众人心里一寒,也都打着哈哈掩饰了过去。
  
  四人都是冲着温泉来的,所以天一黑,几人就迫不及待冲进了池子里。这里的温泉倒真是名不虚传,面积很大,还设有很多独立的“单间”,单间外花木掩映,既美观又增添了私密性。
  
  一夜无话。但第二天一大早,同行的三人发现程爽不见了。
  
  郑鹏程有些紧张地问道:“你们最后谁见着她了?”
  
  陆双回忆道:“刚刚我早起泡温泉,还跟她打过招呼的。”
  
  此事惊动了李可,他发动山庄里的工作人员帮着一起找,结果发现山庄里的其他宾客都在,唯独程爽不见踪影。
  
  为保险起见,大家还是看了山庄门口的监控,并未发现程爽的痕迹。几人心里都打起了鼓,于是有人提议去四周找一下。
  
  三人加上李可一共四骑,分两个方向去找程爽。虽然天色已亮,但雪仍很大,郑鹏程和陆双一组,约莫艰难地跑出了10多里地,才在地上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。两人急忙下马奔过去,发现正是披着件浴衣的程爽,但此刻的她胸前已经中刀,断气了。
  
  郑鹏程还算比较冷静的,他提出了疑问:监控里并没有拍到程爽离开的影像,她又是怎么来这里的呢?
  
  2。抽中了陆双
  
  第二天,当地警局便派人赶到了这里。郑鹏程原本是跑政法线的记者,在业界也很有些关系,于是便寻了个熟人,跟此次领队的警官王田搭上了线。王田检查了现场,调查了监控,又下令检查山庄并对游客录口供。虽然原则上所有房间所有游客都不放过,但职业敏感很强的郑鹏程一眼就看出来了,调查的重点明显是放在了他们三人身上。
  
  “王警官,把嫌疑集中在我们身上是不是太过武断了?”郑鹏程质疑道。
  
  王田上下扫了一眼这个年轻人,颇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有话直接讲。”
  
  郑鹏程道出了心中所思:“现在有两大疑问:第一,我们是在10里外找到程爽的,按今天的天气状况,骑马来回都得一个小时。可据陆双所说,程爽早上还泡过温泉,失踪也就是一小时左右的事,找她的时候我们三个都在,没有人有犯案时间。”
  
  王田回答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犯人是别的游客啰?”
  
  “我只是说事实而已。”郑鹏程又解释道:“还有一点,进出山庄的唯一道路就是那座小桥,根据监控显示,入夜后,根本没人从小桥处经过。”
  
  王田也紧皱眉头,按照正常推理,那肯定有其他通道。他环顾四周,除了那座窄桥,其余三面都是悬崖,下面便是深涧,又哪里来的路呢?
  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